首页 >> 新闻资讯 >>土地市场 >> 工商资本进入农业 农村土地流转合同纠纷增多
详细内容

工商资本进入农业 农村土地流转合同纠纷增多

原本热衷于在城市经营的工商资本,近些年来争先恐后地向农村发展。联想集团“务农”,英利集团养猪,都曾引起舆论的关注。农业部统计显示:近3年来,流入企业的承包地面积年均增速超过20%。截至2014年底,流入企业的承包地面积达到3882.5万亩,约占全国农户承包地流转总面积的10%。

在4月底,农业部、中央农办等四部门联合下发《关于加强对工商资本租赁农地监管和风险防范的意见》,意在引导工商资本有序进入农业,确保不损害农民权益、不改变土地用途、不破坏农业综合生产能力和农业生态环境。工商资本究竟给农村和农民带来了什么?如何更好地规范?本报记者近日在山东进行了调查。

农民得到更多租金和打工收入 经营和市场意识增强

72岁的姜玉训,每天都会骑着电动车去离家四五里地的山东怡兴有机蔬菜有限公司,做零工一天8小时下来,到手的钱能有60块,“活不累,挣得也不少”。在潍坊市潍城区军埠口镇,若是搁在过去,像姜玉训这个年龄的农村老人根本不可能有这么好的“差事”。

对农民而言,工商资本下乡带来的最直接收益,还是土地流转的租金。在山东的许多县市,一亩土地每年的流转费用在1000元左右。尤其是工商资本下乡流转的土地,有的甚至接近1500元。这已经高于农民两季种粮的纯收益。

工商资本下乡带来的新品种、新理念,也让和土地打了一辈子交道的农民开了眼。位于章丘市圣井街道菜园村的盛泉农业生态示范园,农业旅游效益凸显。从济南城区来的游客跟着导游进果园、钻大棚,采摘完了再吃个饭,临走还要带点蔬菜瓜果回家。若是赶上周末,一天的进账就有两三万元。

昌乐县农业局副局长付天成说,工商资本下乡不仅带来了新的生产和经营模式,而且弥补了农民相对匮乏的市场意识。“对农业品牌的打造、推介有一定作用,能够提高农业的效益,促进农业基础设施的建设。”

土地流转合同纠纷增多 非粮化、非农化情况引人关注

工商资本下乡,带来效益和收入的同时,带来的烦恼也不少。

最近,曲阜市姚村镇镇长孟双建就接连两次调解了同一起土地流转纠纷。

事情的起因并不复杂。2013年8月,姚村镇下辖的3个村与山东华仕集团签订土地流转合同。2910亩土地,年租金每亩1200元,合同约定每年分两次付清。由于市场因素,华仕集团资金周转出现临时性困难,未能按时支付流转费用。

“10天内不付钱,麦子你也别收了,我们把地收回来!”当着孟双建的面,各村的支书撂下“狠话”。

其实,无论是哪一方都明白,收回土地并非上策。规模化生产,已经打破了原有的田垄,农民即便拿回土地复耕,也要费些周折,更何况远不如流转出去的收益高。对企业而言,之前已投入上千万,若此时终止得不偿失。

其实,近年来类似的事件并不鲜见。一方面,农业项目周期长、风险大,而工商资本往往不熟悉农业,有可能产生盲目投资的问题;另一方面,农村青壮年劳动力短缺,管理经营难度较大。虽然工商资本具有明显的资金和市场优势,但在农业生产方面的先天缺陷也不少,难免乘兴而来、败兴而归。

齐鲁农村产权交易中心总裁李英华认为,无论是工商资本,还是其他经营主体,一旦经营出问题,涉及的农民就是成百上千。

与此同时,“非粮化”“非农化”的现象也日益引人关注。尤其是工商资本下乡,受利润驱动,往往都是从事果蔬种植、农业观光或农产品加工,极少种植粮食作物。“工商资本肯定是逐利的,什么项目赚钱,才会进行投入。”章丘市农业局副局长刘勇表示,以目前土地流转的平均费用测算,种粮不会赚钱,甚至会亏本。

值得注意的是,工商资本下乡,客观上抬高了土地流转的租金。虽然农民从中有所获益,但其对粮食种植带来的负面影响业已显现。在部分地区,一些从事粮食种植的大户或家庭农场,因租金提高而难以为继的现象时有出现。

此外,目前土地流转还存在合同签订不规范的现象。比如农村二轮土地延包是到2028年,但不少土地流转合同甚至签到了2050年;比如有些流转合同是企业与乡镇政府签、乡镇政府再与村“两委”签,政府力量介入过多。

专家认为,工商资本进入农业领域具有必然性和合理性,但存在严重隐患,应加以规范。鉴于工商资本下乡带来的一些问题,也有不少地方政府存在观望心理。

合理定位工商资本的角色 加强工商资本租赁农地规范管理

约5年下来,盛泉农业生态示范园效益不错。尤其是蔬菜大棚,几乎没有歇种的时候。但是,老板宋振泉并没有急于扩大规模。与4家合作社构建的紧密关系,弥补了其自身生产能力的不足。

“不敢走得太快,快了就容易出问题。现在流转土地不难,难的是资金、管理和人才。”宋振泉也注意到,目前工商资本下乡的同质化问题日趋严重,如何实现差异化有序发展,应当引起重视。

其实,在经过一段时间的探索实践,许多地方政府主管部门和企业主已经开始思考:在整个农村改革的大进程中,工商资本究竟应扮演什么样的角色、承担什么样的任务。

此次《意见》的出台,对引导工商资本发展适合企业化经营的现代种养业、加强工商资本租赁农地规范管理、健全风险防范机制和强化事中事后监管等问题加以明确。其中,既顾及规模效应,又考虑到农民生计的维持。

据悉,按照《意见》要求,一些地方政府正在着手制定具体的实施办法。而社会关注的焦点,则是工商资本租赁农地需要什么资质、控制多大规模、期限多少年。

“比如时限问题,我们种植的北美海棠,5年之后才能见效益。”济南紫缘香草园的投资方工作人员康明兴认为,农业项目一般投入很大,但回报周期相对较长,“租赁期限最好针对不同的项目合理匡算,时间过短会影响对农业设施的投入。”

一些受访对象也表示,在工商资本下乡的过程中,除了采取有效的监管措施,更关键的是要充分发挥政策的引导作用,使工商资本的优势与农业发展的迫切需求得以有效对接。“比如在某一区域内,农业要往哪个领域发展,需要什么类型的工商资本,政府要有相对明确的政策导向,不能像过去搞招商引资一样,捡到篮子里就是菜。”


客服中心
联系方式
021-61116313
13916397376
- 在线咨询
扫一扫APP下载
技术支持: 易橙云 | 管理登录
×